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网络视频遭遇版权原罪90视频网或被淘汰

2018-10-26 13:59:49

当《时代周刊》以“YOU”作为封面时,互联上任何一个产业的兴衰都可以在转瞬间改变。与KTV的版权之争出奇相似的是,络视频站也正面临着如同一座大山般的版权瓶颈。

作为极有可能取代传统电视的络视频,将如何解困于即将到来的版权原罪期?

90%视频站将因版权淘汰

2004年的夏天,在华中科技大学的研究生宿舍内,一群热衷于体育赛事的男生们正在抱怨学校没有有线电视,无法让他们收看喜爱的体育节目。他们中间一位对络有所研究的同学,突发奇想设计出了一套点对点技术的络视频实时传输软件。

谁也没有料到,就是这款软件创造了使用用户数量超过7000万,占据全国互联视频直播市场超过50%市场份额的龙头企业。

这款软件就是如今在中国络视频中占据市场的pplive,而那位男同学就是pplive软件制作公司聚力传媒的总裁姚欣。

在2005年,姚欣用pplive的技术得到了软银的笔投资后,在类似他们这样的公司如雨后春笋一般诞生。

从目前的形势上分析,资金的投入并不是络视频发展所遇到的瓶颈。从Google公司用16.5亿美元收购着名的络视频站YouTube的例子来看,投资者对于视频站还是很有自信的。根据《2006中国络视频研究报告》的预计,2010年中国络视频市场整体收益将会达到34亿元人民币。

“只要有一台主机,一架服务器和一条宽带,谁都可以成为pplive。”北京某多媒体技术开发中心职员黄先生向表示,目前以P2P(点对点)为核心技术的络视频站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产品在不断的产生,但是组建站门槛并不很高。

但在未来的几年中,近90%以上的视频站将会消失于转瞬之间。

当资金和技术都不能成为pplive们向前发展的阻力的话,版权就成为发展前途上的一座大山,90%的络视频公司将难以翻越。今年3月13日,美国传媒巨头拥有MTV音乐电视的维亚康姆公司就以“蓄意大规模侵犯版权”为由,将YouTube及其母公司Google告上法庭,并索赔10亿美元。

YouTube的问题,在国内的pplive们的做法就更加猖獗,因为这些站一般都以盗版起家,很多公司几乎播放的影片全是盗版。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以往在国内的络视频站上几乎都会有CCTV的栏目播出,并且点播率很高。但如今除了中央电视台自己的央视国际站以外,大多数络视频站已没有了CCTV的栏目,特别是pplive等知名站。这就是因为在去年央视专门通过广电总局对于全国的私自盗用央视版权的站进行过检查,并且央视专门在2005年成立了版权处进行版权问题的处理。

特别是今年3月,国家广电总局对严重违反《互联等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的络电视台再次使出重拳,“中国国际中文电视台”等8家络电视台受到严惩。一时间,pplive们在版权“旋涡”中一片恐慌,视频版权也成为了络视频站必须跨过的门槛。

视频正规军欲险中求生

捷报(PPC)是一家以影视数字分销为盈利的互联公司,其核心竞争力就是站上的视频文件全部由正版发行。站职工张凯华至今还能清楚地记得,几年前,当中搜提供电影《无极》的络下载时,捷报将其告上法庭,并索赔118万余元的案子。

据介绍,电影《无极》的络版权已经被捷报以7位数的价格买下,所换来的就是络视频站的排他性。换句话说,除了捷报之外其他络视频站发步《无极》即是违法行为。“其中,除了《无极》之外,捷报还拥有包括《如果爱》、《杀破狼》等3万多部国内外大片的版权。”张凯华介绍,所有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均由捷报宽频的内容合作伙伴提供。捷报宽频系根据与内容合作伙伴签订的版权许可合同合法取得,有权通过互联提供这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

而之所以选择购买正版,在张凯华看来这主要是从公司的长远发展来看。“捷报从初始选择正版道路,虽然目前资金投入大、盈利偏小,但当国家加强对版权保护时,市场上一些具有大流量的违规站都将瞬间瓦解,只有拥有络版权的站才能继续生存下去。”

“现实是盗版的情况太厉害,像我们这样的正规军生意并不好做。”张凯华解释,对于影视公司、央视这些上游企业来说,当然希望有人购买视频的版权,但是对于下游产业来讲购买版权成本很大。单说《无极》一部电影的络版权就以百万计算,那么3万多部的影片版权费合计可以说是天文数字。

张凯华介绍,目前捷报站的盈利模式主要来自站的收费会员和穿插在视频文件中的广告。“还有另一种模式,比如视频点播业务也能起到盈利的目的。”张凯华表示,公司在市内开办多家商业吧,在市内部分酒店和社区也有局域,以获得大量的用户群,“凭借稳定的客户量,我们在与影视公司等上游企业合作时,也可以得到优惠价格”。

但是即使如此,捷报与国内其他没有版权之忧的络视频站相比还是存在巨大的劣势。

据一位熟悉行业的人士透露,获得一部影片的络播放版权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像捷报这样的站不可能在时间把热的影片挂到上。但市场上的其他竞争对手则不需要考虑那么多,甚至可以把尚未在正式场合播放的电影提前挂在站上。其次,例如《火影忍者》等国外的动画作品,在中国市场具有天量的点击率,但至今没有一个合适的购买正式络播放版权的渠道。

看着同行业里竞争对手以盗链等方式快速发展客户群,以正版发行为核心竞争力的络视频站的市场地位,显得颇为尴尬。

络视频难逃盗版之嫌

去年年初,北京地质大学的学生小晏经过朋友的推荐,经常光顾pplive、沸点等络视频站。“我们看体育节目,像中央台的《天下足球》、《意大利足球甲级联赛》、《足球之夜》等栏目,我都是在上看,很方便,选择面也广,基本上跟电视是同步。另外一些影院正在热映的大片,在这些站上也能同期看到,甚至是一些还未公映的片子也能看到。”小晏告诉,由于学校条件的限制,他们在宿舍只能通过电脑看电视,而类似于pplive等络视频站给他们提供了方便,特别是收看这些影片几乎是免费的。

有过小晏这样经历的人还很多,也正是他们这些新兴的络一族成为了络视频的忠实用户。“不过,近很多视频站的内容越来越少了,没有了CCTV5,我觉得就没什么可看的了。”小晏也对站内容的匮乏表示不满。正如小晏的抱怨一样,如果pplive们没有一些栏目的版权,或是为了购买版权而会收费的话,他们必定将失去大量的用户。

“我们pplive同CCTV以及多家地方台一直都保持着合作关系,只是合作方式有很多种,包括技术、内容方面。”pplive有关负责人对表示,他们一直十分重视版权问题,站所播放的影片大都是从第三方购买的版权,如果有侵权现象,他们将会撤掉该链接。对于pplive曾经播放过的CCTV栏目一事,该负责人告诉,原来他们是同CCTV有过合作,比如今年3月16日就和央视国际技术合作直播了温总理答中外问。并且pplive与央视新一轮的合作模式也在准备阶段。该负责人还介绍说,pplive也购买了国内多个影视作品的版权,比如现正在热映的《门徒》就是pplive购买的P2P(点对点)络视频权。

就这些站所播放的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盗版的问题,采访了中央电视台体育部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中央台体育部从来没有授权给除央视国际站以外的任何平台(包括站)、机构进行播出、播放。

另外,也采访了中央电视台节目版权管理处有关人士。他告诉,是曾听说过有一些络公司想同央视合作,但多数只是跟某些栏目组有过联系,与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沟通。但由于他们版权管理处新成立不久,各项协调工作还在进行当中,还无法顾及络侵权的事情。

北京电视台络部有关负责人更是对表示,他们北京台根本没有和任何的站有过版权合作,除了他们台自己的站以外,任何播放他们栏目的络视频都是盗版侵权的。

“《门徒》在影院上映的时候,正版DVD还都没有卖,怎么可能在络上播出呢?络播出正常都是在影院、DVD版之后的第三步,不可能络与影院同步,要真是同步的话,谁还上影院看啊。显然,上播的都是盗版。”着名电影评论人宗女士对表示,络上所热播的大片大多有盗版之嫌。

中国知识产权主编赵国璧对于络视频的版权问题对做出了专业的解释。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颁布的《互联等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指出,通过信息络向公众传播的视听节目,必须经过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批准,取得相应的《信息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赵国璧认为,视频站是通过第三方公司来盗版,然后再去跟第三方签协议,播出盗版内容。就好比让别人先做假货,然后自己买来假货后,再去卖掉,虽然自己没有制造,但明知是假货,购买和贩卖肯定是违法的。

商报观察

生于版权 死于版权

当全球拥有上亿民后,一个以络为基点的信息时代正在高速发展之中。于是新兴的络视频开始冲击电视台的收视率。

一个电视栏目制作或电影拍摄的成本是惊人的,专业的人员、专业的设备、复杂的后期制作,而由几台电脑,几名技术人员,简单络设备的络视频站,仿佛根本无法与前者较量。但版权是这些电视台和影视公司拥有的惟一捍卫自己权利的武器,只是他们并未拿起。或许这些原本处于垄断的传媒巨头根本没有在乎小站们,但是星星之火却可燎原。

如今,类似pplive等络视频也在以超速发展。当然我们也看到类似于央视国际等由电视台出资成立的络视频在兴起当中,但终获胜的都是非官方的公司。

当然,央视可以拿着版权不放,影视公司也可以将版权越卖越贵。并且国内视频站所播放的众多国外节目更不具备版权,而往往是国外的版权要求更高、更严。我们难以想象当国内外的版权压力砸向这些视频站时,结果会是怎么。

因此,在这样的趋势下,那些视频站更具资金实力,谁能拿到热播或热映的电视栏目和电影,谁就能生存下来。那些只依靠盗版、侵权来作为谋生手段的视频站们必将被时代所淘汰,一个生于版权也死于版权的“版权为王”的络视频时代已经到来。

装载机变速箱
荣盛花语城
聚氨酯复合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