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没了补贴光伏产业该如何生存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7:11:35 编辑:笔名

没了补贴 光伏产业该如何生存

据新华,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电价处负责人侯守礼在4月26日举行的2016中国光伏高峰论坛上介绍,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一方面需要政府继续扶持和鼓励发展,另一方面从长远的角度来看,也必将走向市场,参与市场竞价。目前差价补贴的光伏发电补贴机制,存在与电力市场化改革难以衔接的实际问题。

候守礼谈了四点:

一是改革光伏发电价格形成机制。为进一步扩大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研究逐步将直接制定分资源区标杆电价水平转为制定价格形成规则,即上标杆电价由当地燃煤机组标杆上电价(含脱硫、脱硝、除尘)或市场交易价格,与定额补贴两部分组成,将现有差价补贴向定额补贴转变,同时鼓励项目参与市场竞价,强化市场竞争在发电价格形成中的重要作用。

二是完善补贴标准,建立补贴逐步下调机制。考虑价格政策衔接、项目建设时期不同等实际因素,初步考虑制定差异化光伏发电补贴标准。并伴随产业技术进步,逐步下调光伏发电补贴水平,直至取消补贴。

三是配合做好可再生能源配额交易机制研究。目前,国家能源局正在牵头研究推进可再生能源配额交易机制,我们将积极配合,也鼓励光伏等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通过市场交易获得相应收益,一方面减少中央财政资金的负担,另一方面,也通过市场机制优化能源资源配置、促进多产业的平衡发展。

四是研究促进可再生能源就近消纳、储能发展的价格政策,促进可再生能源健康可持续发展。

稍作总结,从上述发改委官员的发言中,我们可以得到这几点信息:

政府还会继续扶持和鼓励发展,但是呢,中央财政资金负担大;同时现有的差价补贴机制得改革了,而且长远看,要参与市场竞价,可再生能源配额交易机制正在研究推进。

现阶段,没了补贴,光伏能活下来吗?

尽管近年来中国光伏发电成本已有所下降,但仍在0..8元/千瓦时左右,约是国内大部分地区煤电标杆上电价(0.38元/千瓦时)的两倍。拿I类电价区举例,光伏标杆电价0.8元/kwh,平均脱硫标杆电价0.3067元/kwh,国家补贴0.4933元/kwh,补贴占比61.7%。

按现有情况,假如没了补贴,光伏能活下来吗?答案很明显。

某光伏从业人士对无所不能(caixinenergy)分析,没有补贴,就算在的地方,光伏项目也活不下来。 如果没有补贴,光伏项目真能活,大家也不会义愤填膺地整天念叨国家补贴拖欠的事情了。

也有能豆粉留言说,如果平价上,本金都无法赚回。

当然,对于已经投资建设的电站,还是会根据投资并时的协议补贴,并持续20年(上海5年)。亚坦新能源李辉分析,按照目前成本,大型电站离开补贴成本回收期是12年以上,分布式电站离开补贴的成本回收期可以达到8年。未来零补贴下,大型电站要和火电竞争,分布式电站和用户侧电费竞争。

虽然有1.9分/kwh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标准,但仍旧远远无法满足补贴需求。有数据统计,到2015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累计缺口400多亿元。

在这位光伏从业人士看来,取消光伏补贴是大趋势, 补贴好比拐棍,你弱小的时候,国家给你补贴,进行帮扶;但一个能源要成为主力,不能一直拄着拐棍。所以,我赞成补贴取消 ,然而,另外一方面,在取消补贴、甚至跟火电竞价上的时候,该如何体现光伏的环保价值?也就是说,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假如没了补贴,光伏在市场上怎么跟火电竞争?

补贴不够,绿证 凑 ?

1、有声音说,补贴要取消是因为可再生能源附加的钱不够用了,有种 转让 到绿证的意味?

就在4月22日,国家能源局下发通知,2020年,国内所有火电企业所承担的非水可再生能源发电量配额,需占火电发电量的15%以上。

有能豆粉留言道, 推给火电,实行配额制 、 除非绿证落地外部性内部化,国家资金池肯定不够的。各国可再生能源补贴都是浮动、博弈的 。

有企业人士分析, 是不够了,2013年蒙西一共缺50亿,国家层面缺40亿,内蒙古电力公司缺10亿,但即便如此,内蒙放在全国看,对可再生能源的执行力度都是不错的,电费兑现率高于其他地区。

揣测归揣测,我们来算笔账,

如前文所述,光伏发电成本约是煤电标杆上电价的两倍,光伏成本高、发电贵这也是常识,但别忘了,我们在算度电成本的时候,往往都是没有考虑火电的环保成本,火电的环保成本大约在5毛钱一度,也有机构测算,加上环境污染、健康损害等负外部性成本,火电的完全成本是现行火电价格的倍。

前不久,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撰文《为什么要建立绿色电力证书交易机制?》,他分析,在火电外部成本没有内部化的情况下,可再生能源电力目前不可能在市场上与火电竞争。 建立绿色证书交易制度,要求火电企业购买绿色证书,是一种将其环境外部成本内部化的手段。

在秦海岩看来,建立绿色电力证书交易制度,要求燃煤发电企业,按照实际燃煤发电量购买一定比例的绿色电力证书。这样使可再生能源电力项目通过获得市场电价、中央财政固定补贴加绿色证书交易收入等三部分,来获得合理水平的利润。将来随着技术进步,成本的下降,固定补贴可以将逐步退出。

2、当然也有比较乐观的声音认为,补贴下降在于度电成本的降低,技术跟上自然补贴会降。

就在上月的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提到,2020年风电光伏基本可以平价上。国家电刘振亚也曾在公开场合发表称,2020年,我国光伏发电成本可能降至0.3元/千瓦时。很多能豆粉也认为,平价上确实可期,这应该是终的趋势。

又或者,原因都有吧。有能豆粉提供案例 DEWA(Dubai Electricity and Water Authority)在无补贴的情况下可以买到3美分一度电,那么卖电方的度电成本应该低过3美分。(当然,迪拜日照资源相应地也比较丰富)

地面光伏电站补贴拖欠严重,补贴额度在去年也下降了,分布式度电补贴并没有下降。另外,比起申请 路条 ,分布式门槛相对低,比起限电,分布式可以就地消纳。如果说在未来,补贴都取消了,大型电站要和火电竞争,即使有绿证交易,而对于分布式来说受影响就小多了。我们看到很多企业都在加码布局分布式,光伏产业出身的天合啊、晶科啊这些就不说了,像工程机械巨头三一重工,说未来5年将投资300亿元用于分布式光伏,这相当于他们拿出了60%的销售收入砸在分布式光伏上。家电大佬海尔,不但发布了面向家庭用户的 光伏家庭能源中心 ,而且也做了光伏扶贫,在厂区房顶安装了分布式光伏。煤炭老大神华,一直持有光伏电站项目,尽管量不是多大。就连做餐饮的湘鄂情,也说拟18亿并购四川鼎成,进军光伏业,原因是餐饮业务盈利下滑、规模降低,期待置入盈利能力较强、发展前景广阔的光伏类资产,改善经营状况。但目前不确定,他们要并购的四川鼎成100MW光伏电站总包建设项目,是否有以及有多少是分布式。(【无所不能 文|豌豆】)

2010年宁波社区E轮企业
神州优车发起成立消费金融公司
音悦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