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一战副产品盛行一时的神秘组织爱抚会

2018-10-29 12:41:43

一战副产品? 盛行一时的神秘组织“爱抚会”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站5月26日发表题为《当“爱抚会”使国家蒙羞》的报道称,对一些社会观察人士而言,上世纪20年代的“爱抚会”,是一战后压抑的社会的一个自然而然的产物。而对其他人而言,这些公开的拥抱和接吻聚会,是通向“毁灭之路”的亮闪闪的霓虹路标。

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历史学荣誉教授葆拉·法斯说:“各家‘爱抚会’之间有着很大的不同。但无疑,其中有一些是年轻人进行性爱探索的聚会,包括接吻和爱抚。这些聚会杜绝性行为。它们不是放纵和乱交,只是一群同伴的聚会。”

法斯说,“爱抚会”“让年轻人以一种自我约束的方式进行探索,它的规则既鼓励探索,也明确限制”。

《华盛顿时报》在1915年新年前夜的一则报道,是早披露那些“下流聚会”的报道之一。问道:“你听过‘爱抚会’吗?有人告诉我,在巴尔的摩,一些人常去一些安逸而隐蔽的地方,然后找个人一起卿卿我我。”

在随后的几年里,这种形式流行起来,并且成为社会卫道士们攻击的对象。

在一些人看来,年轻女性已经失控了。纽约市成立了保守的美国妇女联合会,旨在“加强对年轻女性行为的监督”。

影响力更大的基督教妇女戒酒联合会也介入了,批评“爱抚会”和那些吸烟的女孩。

尽管如此,直到上世纪中叶,很多大学和高中里都有“爱抚会”。这些活动终发展到公共场合。随着汽车的普及,家长和政府开始把注意力放到汽车内的不当行为上。

到了上世纪20年代末,“爱抚会”开始衰落。法斯说:“我可以肯定,20年代之后,直到30年代,它们还是存在的,但再往后就不太常见了。上世纪20年代是一个自我觉醒的任性时代,当时的年轻人想推翻禁止性表达的维多利亚时代的清规戒律。“爱抚会”是一个完美的工具。一旦这种性试验变成司空见惯的事,公开表演就没有必要了。”

割纸刀
宝能公馆V-HOUSE
柳桉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