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牧仙志 第二百章 道与德

发布时间:2019-09-26 02:24:11 编辑:笔名

牧仙志 第二百章 道与德

“你编的故事,真是精彩!”唐德满面微笑,身体微微向前倾,啪啪啪,热情地给道牧鼓掌,“你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拜访我奶奶。你要找的就是我本人,目的就是离间我们二人,对吧?”脸色刹变,语气带狠,模样狰狞,森森然然。

“当得,当德,得德。当德,唐得,唐德。”道牧唏嘘短叹,手指戛然停止敲打桌面,食指指着唐德,“哪怕你被消掉记忆,若你的家人对你的爱,你感受得真挚真切。那么他人再怎么做,都无法彻底抹灭,毕竟这不是在喝孟婆汤。”

说话间,牧尸成行的红蜘蛛再次动起来,飞到唐德右手背。唐德如见垃圾,嫌恶显露在表,不假思索,就抬起左手,欲拍扁红蜘蛛。

堪堪一毫,唐德的左手猛然停止,他终还是下不了手。脸露自嘲,拇指食指一同捻起,正在蹭手背的红蜘蛛,然后用饭碗盖上,眼不见心不烦。

而后,唐德不言不语,就这么淡淡看着道牧,抚在腹部的五指,却不再按照道牧的旋律跳动。

“小道是想化怨,化开你母子二人怨孽。更是希望能从师兄,这里找到突破口。以通过你,唤醒她的母爱,让你母亲,祛除蚂蛔蛊之毒,让谪仙封地众生芸芸,得以安宁。”道牧直白点破,手指再次敲打桌面,这一次是他道牧附和唐德的规律。

“嘁!”唐德嗤耻不屑,歪头鄙视道牧,“你可曾照过镜子,可曾见过异样的光芒?你内心可是扪心自问,对生命根本的尊重,是什么?你真的想要救谪仙封地的人吗?……”

“我也在找寻答案,一直在归途。道途烟雾茫茫,层峦万障,未曾见过终点。”他已不是次被人质疑,他还是找不到答案。

别人每问一次,道牧便自问一次,他得不到答案,反而一次比一次迷茫。

似乎,他苟且的活着不再是纯粹的为了复仇,兴许他苟且的活着是为了贪恋他人美好。

又或者他苟且的活着是为了拯救世人以后,享受那种被世人崇拜,高高在上俯视世人的快感。

又或者……又或者……

“据我所知,他们自私,卑微,无赖,自大,迷信。在你家惨遭厄运之时,非但没有同情你,还嫌恶你,诋毁你,诋毁你们全家!”唐德重复再问,抚在腹部的五指,犹如精灵一般在欢舞,“你为什么想要救这些人?……”

“我不知道!”道牧敲打桌面的手,猛然拍桌。砰,餐具方桌,应声爆碎成粉。“我只希望我失去的笑容,能够在他们脸上出现,仅此而已!”道牧的眼睛刹那间蜕去血色,如幻觉一般,又瞬息染血。

“希望,我在他们身上种下了希望……”道牧失魂落魄,瘫懒在椅子上,呢喃怪语。

“你替我覆灭驭兽斋,我为你祛除蛛丝蛔蛊。”唐德猛然起身,踩踏粉末,来道牧身旁,拍拍道牧肩膀,二人相互对视,“如何?”

道牧回过神来,喉咙好似堵了什么东西,嘶哑道,“彻底覆灭,我做不到,也做不来。”

“只是让你召集势力,将魁首拔除,夺其底蕴,而非让你杀得片甲不留。说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是个好人。”唐德咧嘴灿烂,牙齿洁白如雪,又拍一下道牧肩膀,转身朝房门走去。

咯吱,双手拉开房门,正好有一抹温暖的阳光照射而来。这一刻,阳光将唐德的背影,映照得跟大岳一般伟岸。

“你抖落一下那块人皮,其实那是你爷爷的一整块人皮。”道牧连忙道。

“我知道,当我接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所以,我才会让你覆灭驭兽斋。”唐德扭头,斜眼余光看道牧,“希望,以后你我能在织女星再见。”

“谪仙封地危机解除,来牧府寻我,自是奉上。”道牧失落且复杂,自以为能看穿他人,可操控一切,原来天外有天,人外真的有人。

“本尊福薄,消受不起,你请便吧。”话落人已淡,一息不到,唐德的残影彻底消失在明媚的阳光下。

“他在你身上,看到自己过去的影子。你也在他身上,看到自己内心,真实的模样。”灭心牧剑忽言,这一次却没惹来道牧一阵仍潮热讽。

道牧知道灭心牧剑话中有话,心的确有所悟。

遵循本性、本心,顺乎自然,便是德。本心初,本性善,本我无,便成德。舍欲之得,得德。

道是在承载一切,德是在昭示道的一切。

大道无言无形,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只有通过我们的思维意识,去认识和感知它。

而德,是道的具体实例,是道的体现,是我们能看到的心行,是我们通过感知后,所进行的行为。

所以,如果没有德,我们就不能如此形象,地了解道的理念。

这就是德与道的关系。

难免在唐德解开自己的面具以后,道牧与唐德产生某种奇妙的共鸣。

可是道牧心中还有不明白,于是不禁又问道,“唐德表现出两种模样,老怪你道是甚模样?”

灭心牧剑却如同死了一般,不再理会道牧。仿佛他方才一句话都没有说,是道牧自己产生了幻听。

道牧呆坐一刻钟,起身欲离去,不经意瞥见狐女图,狐女似乎在对自己嫣然一笑。仔细在看,狐女图又恢复如常。

“恁地,自己不仅产生幻听,还产生幻觉?”想到这,道牧大步跨向狐女图,抬起右手,从虚空抓出三根筷子大小的紫香。

三道功德点燃紫香,双手捧香,呢喃祈祷,“狐仙再上,莫窥小道姿色。小道虽俊,但是良人……”弯腰祭拜三次,将香火插在香炉,双手合十,“小道以三道功德献上,望狐大仙另寻他人。”

见狐女图丝毫没有变化,道牧也不心疼三道功德,果断唤一声“阿萌”,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双手拉着门把,对着狐女图道一声“告辞”,轻轻关上门,大步离去。

“呋呼!”一声气涌,厢房红紫火光,乍现一息。

咯吱,房门自行打开,狐女图下方的桌案上,三根香火已经烧尽,唯剩六根光棍插在香炉。细看狐女图上的狐女,两颊比之前多了几分红,眼神似有些许嗔怒。

道牧方才下楼,庭院里漫步。“小道子?”浑厚而又苍桑的声音传来,道牧循声望去

牧仙志  第二百章 道与德

,只见一光着膀子的精瘦老人,满身大汗,正在对他挥手。

这老人不是谪仙楼的老掌柜,还能是谁?

“李老头儿!”道牧喜上眉梢。

故人相见,又是喜悦,又是伤感。李老头儿一个劲的怪道牧,当初不辞而别,硬拉着道牧留住一夜。

道牧帮李老头儿做事,直到傍晚二人才闲下来。二人喝酒吃肉,谈天论道,直至谪仙楼打烊。

道牧阿萌都喝多了,躺在床上就直接睡着。这一夜,道牧睡得香甜,全身心放松,毫无半点戒备。

就像是小时候,每当打雷下雨,只要躺在老妈的怀里,打雷下雨的声音,就会变得很小很小,温暖的怀抱,让自己充满安全感,放下全身心的戒备,很快就能睡着。

道牧一直睡到第二天正午,耀眼的阳光穿过薄薄的窗纸,倾注整个床上。

“嗷嗷嗷……”道牧舒舒服服的伸一个懒腰,呢喃自语,“再不起床,老妈又要拧我耳朵,唠唠叨叨了。”

嗯?!

道牧猛地坐直,环顾周遭,旋即手拍脑门,“嗷”一阵哀嚎。这个房间,正是天字一号楼,道牧与唐德商谈,所在的天甲厢房。

此刻,阿萌正睡在对面的床位,瞧那格格不入的模样,是临时给加上去的。

“狐大仙,你我真是有缘。”道牧站在狐女图下,脸上表情复杂,再次拿三根紫香,以三道功德点燃,“感谢您的庇护,让我睡得如此香甜。”祭拜三次,将紫香插在香炉上,“你若有灵,能否恩泽谪仙封地,芸芸众生。”

道牧见狐女图,还是没有丝毫变化,他亦是不晓得心疼功德,果断唤一声“阿萌”。阿萌自床上,一眨眼就到了门外,道牧亦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双手拉着门把,对着狐女图道,嘴巴微张,欲言又止,甚是纠结为难模样,就好像是在做人生中一个重大的决定那般。

“若是我的亲人,能和谪仙封地,一起度过难关。小道勉为其难,牺牲色相,也并非不可。”道牧如释重负,“嗯嗯”几声以彰显自己的伟大,轻轻关上门,同阿萌一起大步离去。

须臾。

“砰!”一声气爆,厢房红紫火光,乍现三息。

咯吱,砰,房门自行打开,狐女图下方的桌案上,三根香火已经烧尽,唯剩九根光棍插在香炉。细看狐女图上的狐女,满面怒红,美眸火光胜阳。

道牧才下到庭院,在楼道口呆立,头微微低下,眼眸泛滥波澜。“我讲是蚂蛔蛊,唐德说是蛛丝蛔蛊,可不论甚蛔蛊,祛除的条件都无比苛刻……”

道牧蓦地抬头,脸上满是错愕,大声失色,“他才是蛊主?!”

长春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长春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长春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长春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长春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友情链接
辽阳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广东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宁德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辽宁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西安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渭南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辽源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吴忠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哈密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阿克苏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克州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全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和田有哪些法四医院 和田有哪些房缺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二级医院 清远有哪些二丙医院 无锡有哪些三乙医院 盐城有哪些二乙医院 洛阳有哪些一丙医院 南阳有哪些一级医院 商丘有哪些二级医院 周口有哪些其他医院 自贡有哪些一甲医院 内江有哪些二丙医院 资阳有哪些二乙医院 石家庄有哪些二丙医院 娄底有哪些二丙医院 齐齐哈尔有哪些二级医院 抚顺有哪些二丙医院 蚌埠有哪些三乙医院 亳州有哪些二级医院 梧州有哪些医院 果洛有哪些医院 珠海其他医院哪家好 珠海综合医院哪家好 定州其他医院哪家好 盘锦其他医院哪家好 淮北其他医院哪家好 铜陵中医医院哪家好 宁德综合医院哪家好 宁德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大理其他医院哪家好 北京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