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杨柳专栏萧六故事之爱情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06:34 编辑:笔名

萧六故事之爱情篇    前记:很多年前,我曾经狂热地迷恋过古龙先生的武侠小说,并参与了当时百度古龙吧的一次武侠小说接龙游戏,我写了大约四、五小节。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翻到了那个旧帖子,那些久违了的文字就那样活生生呈现在了自己面前,于是重新杜撰了一个发生在武侠江湖里的爱情故事。确切地说,这仅仅是一个爱情故事,只不过借用了武侠和江湖的背景。同时我将自己曾经写过的几个小章节融入了进去。特别说明的是文中很多地方可能会有先生武侠小说的影子,但也仅仅是影子而已。    引子:    萧六是个男人。  一个很年轻的男人。  一个只要你见过一面就很难忘记的男人。  在他充满传奇和神秘的一生中,有很多值得记录的事情,有些事情你或许听说过,但你不知道他曾经是故事的主角;有些事情你从未听说过,可是它确实发生过,只不过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江湖大潮里,仿佛从未发生过。  萧六当然不是我,我叫满楼,是萧六的朋友,是萧六为数众多的朋友中不起眼的那一个,却也是知道他所有故事的那一个。  现在,你可以静静地坐下来,泡上一壶茶,一边喝茶,一边听我讲一讲那些曾经发生在萧六身上的故事。他并不介意,事实上他从不介意任何人对他的评价。他曾经说过,一个人如果一直活在别人的目光里,为了别人而去改变自己,那才是天底下的傻瓜。  我的故事很短,也许您的茶瘾还没有过够,我的个故事已经结束了,如果您还想听,我还会继续讲。今天先讲个,这个故事和两个女子有关,一个叫夏微笑,一个叫韩夕颜。    一、微笑嫁人    严冬、傍晚、金古酒馆。  有风吹过,街旁一块木板招牌被风吹得吱吱地响,飘舞的雪花渐渐遮盖了招牌上的大字,隐隐约约还能分辨出上面写着的四个字是“金古酒馆”。  一个年轻的男子坐在店里一张还算干净的桌子上,桌上有一个缺嘴茶壶,面前放着一杯还在冒着热气的茶。  他是一个年轻高大、英俊挺拔的男子,身上散发着一种高贵迷人的气质。他穿着一袭价值千金的貂裘,手里握着一把白银吞口、黑鳖皮鞘、镶着五颗翡翠的刀。刀柄上面刻着两行字:“试问侠盗何处有,此间处处有留香。”  这么样一个人,为什么要来这个偏僻、破旧的小店,他是路过还是在等人?  这时候,雪地上又来了一个人,身上穿着的却只不过是件薄绸衫,料子虽然不错,却绝不是在这种天气里穿的衣裳,所以他冷得发抖。虽然冷得要命,他的脸上偏偏挂着自得的微笑,就好像他是拥千金、着貂裘的世家子,更可笑的是,这样的天气,他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把折扇,居然还把折扇摇得慢条斯理。  但见他不紧不慢踱到贵公子的对面,缓缓地坐下,笑嘻嘻地拿过那杯还在冒着热气的茶,嘴对着嘴,喝了一大口,才透出口气,说道:“好茶。”  贵公子笑了。  这人又喝了一大口,说道:“茶虽然好,可惜这里是酒馆,无酒不尽兴。”  贵公子摆摆手,便有懂眼色的店小二提过来一坛酒,拿折扇的公子也不客气,自顾自地捧起酒坛子就喝,几口酒下去,他的身子总算不抖了,脸上也渐渐有了人色。  这人又道:“此时此刻,不喝酒的人真应该……”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笑微微地闭了嘴。  贵公子道:“应该怎么样?”  这人道:“应该打屁股。”  贵公子大笑,“阁下便是无酒不成友的萧六公子了?”  这人不回答,却“唰”地一下把手里的折扇展开。扇面上写着七个字,字写得很好,很狂放,就像他的人一样。“金庸古龙两不散。”  这个人虽然落拓潦倒,这把扇子却是精品。扇面上这七个字大气开阔,很像是名家的手笔。  贵公子举起茶杯一饮而尽道:“好字。”  这人也捧起酒坛子来喝了一大口,道:“你的眼光也不错。”  贵公子道:“这字是谁写的?”  这人道:“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写得出这么好的字来?”  贵公子再次大笑,道:“我猜的果然不错,除了萧兄,哪里还能找得出你这么狂的人?”  但凡在江湖上混的,此时已不难猜出他们的身份,贵公子便是富甲天下却千金尽散的侠盗留香,坐在他对面的便是笑容迷死人却长醉狂歌的萧六。  这两位素有“南萧六、北留香”的公子怎么会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酒馆不约而同呢?何况萧六一向是个会享受的人,如果没有非常非常特别的事情,此时的他恐怕还在南方依红偎翠的温柔乡里,轻轻摇着折扇,缓缓喝着小酒,和那些漂亮的姑娘们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呢。  “你托人约我来这里,恐怕不仅仅是想看看我长什么模样吧?我又不是美女。”萧六又缓缓摇起了折扇。  “当然,我可是个正常的男人,还不至于对你有兴趣,是微笑姑娘让我告诉你,她要嫁人了,请你忘记她。”留香紧紧盯着萧六,生怕错过他的一点点表情。  萧六的扇子停止了晃动,他半晌没有说话,然后一下子拿起旁边的酒坛子“咕咚咕咚”开始灌酒,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她要嫁的人是你吗?”萧六定定地望着留香。  “当然不是我,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她的亲表哥吗?”留香微笑着,似乎对萧六居然不知道微笑和他的关系感到诧异。  “我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呢?再说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这是她让我还给你的。”留香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块晶莹剔透的淡青色的玉,玉的上端像荷花下端像蝴蝶,荷花与蝶身几乎是完美的黄金比例分割,翅膀上两个卷曲的漩涡纹与回卷形的花瓣上下呼应,雕琢非常精致。  萧六看着那块精美的玉蝴蝶,脸色一下子暗淡下来:“她怎么说?”  “她只是让我把这东西还给你,还有一句话,不要再去找她了,她喜欢简单平凡的生活,她也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好姑娘。”  “是吗?我当然不会再去找她,我也当然要找一个好姑娘,不过这块玉你拿回去吧,算是我送给她的结婚贺礼。”萧六站了起来,一副准备走人的样子。  “拿得起放得下才是萧六的本色,我觉得你还是收回去,将来把这块玉送给该给的人。”留香把玉蝴蝶塞到了萧六的手里。  萧六顿了顿,终究还是接下了:“你告诉夏微笑,我再也不会打搅她了,祝她幸福。”萧六一边说一边快速离开了金古酒馆。  “你不想知道微笑嫁给谁了吗?她嫁给了柳乘风,那个如果我是女人,我也想嫁的男人。”留香终于还是没有忍住要说的话。  萧六的身影停顿了下来,却没有回头,只是一会儿,他又快速地离开了,留下了一句:“我想也是他,她嫁的很好”。  留香望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又端起了茶杯。  萧六在寂寂无人、薄雪覆盖的山路上一路狂奔,他感觉自己的胸口一会儿像有火在燃烧,一会儿像有冰在凝结。  他怎么可能忘记那个叫夏微笑的女子,那个曾经灵动狡黠如今温婉娴静的女子。  五年前认识夏微笑的时候,他非常窘迫,因为喝完酒的他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钱不够付酒钱了。虽然他的脸皮一向很厚,可一个大男人连酒钱都付不起,实在是一件难堪的事儿,何况那个没眼力劲儿的店小二还紧紧盯着他。  “小二,呶,这位公子是我的朋友,你看我像没钱的人吗?你们这里有什么好酒好菜,继续给我上。”一位身着显然是上乘衣料的白衣少年就在他窘迫间站了出来,毫不客气冲小二喊了起来。  “喂,你别走啊,我这刚来,你怎么就要走,赶紧再陪我喝几杯。”白衣少年身着男装,声音清脆、目光灵动,尽管努力做出男人的样子,还是被萧六看出了女儿身。他有些好奇,却忍不住想看看这个小女孩到底想干什么。女孩冲他眨了眨眼睛,调皮地笑着,似乎和他是很久的老朋友了。  于是,萧六摸了摸鼻子坐了下来。等酒菜的功夫,萧六贼兮兮问:“小姑娘,你不会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吧?”  “哎呀,你猜得可真准,我就是偷跑的,怎么着?我可刚刚替你解了围,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哎,你怎么看出我是女的啦?”女孩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女儿身被人看穿了。  “就你这样,傻子都能看出来,我又不是傻子。”萧六觉得有些好笑,这姑娘一看就没在江湖混过。  萧六和夏微笑就这样认识了。后来萧六知道,姑娘名叫夏微笑,出身世家,上面有五个哥哥,所以一直是父母和哥哥的掌中宝,被保护得死死的,从小被按照大家闺秀的模式培养着。那一次和萧六的相遇,是她费尽心机偷偷跑出来遇见的个一见如故的人。  那一天,他们聊了很久很久,基本是微笑在讲,萧六在听。偶尔萧六也会告诉微笑一些江湖小故事,每当这时,微笑都特别聚精会神,听得津津有味,微笑甚至想跟着萧六去闯荡江湖。  那一天的,萧六很认真地告诉微笑:“赶紧回家,估计你父母和哥哥找你快疯了吧,一个女孩子,自己偷偷跑出来,不好。”  微笑起初很不高兴,后来还是萧六的一段话打动了她,“你有一个温暖的家,有疼爱你的父母,所以不觉得家有多好多重要。如果你和我一样从小没有父母,从小只能和姐姐一起忍饥挨饿地流浪,就会懂得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是多么可怜可悲。”萧六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悲伤,微笑被这样的悲伤打动了。  “可我回家以后老有人管着,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必须这样、必须那样,烦死了。”微笑心里已经决定回家了,只是有些小别扭。  “你烦的时候就来找我啊。你只要一放这个东西,我就会在你附近出现的。”萧六递给微笑一个很普通的小铁盒,盒子里整整齐齐摆放着十支类似于烟花的东西。  于是微笑回家了,她还有些依依不舍,但萧六一直在催促她:“走吧,走吧,回家有热床热汤热饭,还有人伺候着,赶紧走、赶紧走。”  后来,烟花一次次被放起,小铁盒一次次递出去。他们见了很多次,聊了很多次。渐渐地,他们彼此感觉到了对方对自己的喜欢,只是谁都不曾提起。起初是碍于面子,后来就成了习惯,他们一直回避着那个千古以来的爱情话题,却又不由自主被对方吸引,想要看见对方,接近对方。  直到三年前的某一天,他们又一次相见,萧六拿出了那块玉蝴蝶,他很自然地递给微笑,说:“我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这块家传的玉蝴蝶还值点钱,你收着吧。认识你这么久,一直也没给你一件像样的礼物,这算是给你的礼物吧。”  微笑有些迟疑,疑惑地问:“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礼物了?”  萧六沉默了一会儿:“我要去办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可能要很久,也许一年、也许两年、也许很多年才能回来,所以我希望你看到玉的时候能够想起我。”  微笑接过了玉:“我会等你的,希望你不会让我等太久。”  从那一次离开到他们再见面,整整隔了两年半。  两年半的时间里,萧六知道了自己是多么深爱夏微笑。无数个艰难困苦、难以入眠的夜里,他会想起微笑,微笑在他面前孩子式的任性和单纯,微笑偶尔流露的大方端庄的气质,微笑的一颦一笑就那样深深牵动了他的心弦。  爱有的时候就像一阵风,它来的时候毫无预警,你想抓住的时候,它开始和你捉迷藏。一贯以洒脱率性而引以为豪的萧六次爱上了一个女孩子,爱的那么热烈和深沉,可那时候他只能思念只有思念,漫无边际的思念。他正在做的事情非常凶险,他没有把握能够活着回去,可他不能不去做,那是他的使命,无法推脱的使命。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还有不得不做的事情。  夏微笑也是在萧六离开后,才发现自己是多么想念那个看上去有点狂放不羁,实则心思敏感细腻的男子。在再也没有他消息的日子里,她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么想随时随地见到那个永远包容她、宠溺她、能够一直静静听她说话的男子。可她却见不到他了,甚至连下一次相见是什么时候都无从把握,也许永远都不会再相见了。  每天,她怀着微薄的希望等待和想念着,直到两年后的某一天,她遇见那个叫柳乘风的男子,那个人品好、武功好、家世好、性格好……总之哪儿哪儿都好的气质儒雅、风度翩翩的男子。  微笑开始以为自己会一直等下去的,可终她还是抗拒不了柳乘风对她的好。她终于相信,时间和距离是一把刀,再深厚的感情也经不起这把刀一点一点的切割,终那些时间和空间遥远的爱情会被这把刀切割得支离破碎,何况柳乘风是一个那么出色和的男子。  她渐渐被柳乘风打动,渐渐喜欢上了柳乘风,不知不觉,那个在萧六面前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变得温婉大方娴静,更奇怪的是,她不抗拒这种改变,甚至于欣喜这种转变。  半年前,完成使命归来的萧六迫不及待地去找微笑,却看见他一直深爱却从未明确表达过的微笑身边陪伴着一个卓尔不群的男子。微笑是这样向男子介绍他的:“乘风,这是我的好朋友萧六,没有认识你之前,我就认识他了,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  这个小小的细节告诉萧六,此刻在微笑的心中,这名男子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他,所以她才会先向男子介绍他。 共 1069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阳痿的伤害是什么呢
昆明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云南有癫痫医院吗

上一篇:迷失8

下一篇:兄弟干杯

友情链接
双鸭山有哪些口腔修复科医院 辽阳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广东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宁德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辽宁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西安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渭南有哪些检验科医院 辽源有哪些医疗美容科医院 吴忠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吐鲁番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哈密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昌吉有哪些康复科医院 阿克苏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克州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全科医院 克州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喀什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和田有哪些法四医院 和田有哪些房缺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二级医院 清远有哪些二丙医院 无锡有哪些三乙医院 盐城有哪些二乙医院 洛阳有哪些一丙医院 南阳有哪些一级医院 商丘有哪些二级医院 周口有哪些其他医院 自贡有哪些一甲医院 内江有哪些二丙医院 资阳有哪些二乙医院 石家庄有哪些二丙医院 娄底有哪些二丙医院 齐齐哈尔有哪些二级医院 抚顺有哪些二丙医院 蚌埠有哪些三乙医院 亳州有哪些二级医院 梧州有哪些医院 果洛有哪些医院 珠海其他医院哪家好 珠海综合医院哪家好 定州其他医院哪家好 盘锦其他医院哪家好 淮北其他医院哪家好 铜陵中医医院哪家好 宁德综合医院哪家好 宁德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大理其他医院哪家好 北京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