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争鸣瑖剑外传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1:41:31 编辑:笔名

一  墓畔青草痕,日日向黄昏。湖边蹁跹影,恰是旧时人。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层云万里,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她站在梅林外的湖边,夕阳的余晖洒在湖面,笼着她投在湖面的倒影。她微微仰头,望着一字排开的大雁,幽幽词句从她的唇间逸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她已不知在梅居度过了几千个日子。只是又到秋来,她见着那南飞的大雁,便禁不住吟咏这断肠的《雁丘词》。  “横汾路,寂寞当年萧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是谁在接诵?清朗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她徐徐转面——  接诵者望着那一袭白衣纱裙的女子缓缓转向自己,却在看清她的面容时愣了。他低吟:“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他忽地就想到了形容洛神的句子,只见她眉若凝烟,眸若含露,一丝浅愁恰似她那一抹背影的温柔。  她随意打量了一眼面前还算清俊的男子,转身垂眸淡淡问道:“你是何人?怎来到梅居?”清冷的声音,竟和当年的某人有几分神似。  男子一身象牙白的锦衣华服,像是富家子弟,衣角却有些挂破的痕迹,身上也沾了泥。他拱手对着那一抹背影礼貌道:“在下徐桢,为躲避一些人,无意闯入此地,如有冒犯,请姑娘见谅!”  她依然冷淡道:“怎称我姑娘呢,我的年龄是你的两倍了。你若已避开了想避的人就速速离开吧。”她轻点足尖,踏水而去,翩然落在湖的对面。  徐桢有些惊讶,惊讶她竟然年逾四十!他望着那踏水而去的身影幽幽道:“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莫过于此吧。”  徐桢也踏水越过湖面,恭敬道:“如此看来您必是隐居于此的世外高人了。”  她不答,走到两个并排垒起的坟茔前驻足。墓头已长满青草,在这秋天,草有些泛黄了。夕阳的余晖洒在墓碑上,碑上的刻字清晰可见。她缓缓蹲下身,摸着左边墓碑上的刻字。徐桢低声念着:“楚哲熙之墓。”他再转而看右边:“爱妻蕁之墓。”他脸上神色骤变,问道:“这两个墓是二十年前瑖剑传人楚哲熙和他妻子的墓吗?!”  她终于有了些触动,转身低问道:“你也知道楚哲熙?”  徐桢叹息了一声道:“岂能不知?!江湖上关于瑖剑的传言满天飞,有人说楚哲熙当年为报杀妻之仇挑战武林群雄,拿了一柄断剑糊弄世人,但可惜群雄没能问出真正的瑖剑的着落他就死了。而现在江湖上出现一个持剑少年,也不知他什么来历,他自称是当年陈天豪之女陈夕雪和楚哲熙的私生子,叫楚天恒,而他手里的就是瑖剑……”  “胡说!楚哲熙和陈夕雪哪有私生子!”她打断道。  徐桢被她突然强烈的反应吓了一跳,忙恭敬道:“前辈,晚辈并无虚言。楚天恒还自恃神兵在手就挑战各大门派,输了的都必须臣服于他,并且要把门派绝学交给他。我爹是蜀中剑派掌门,因他不接受挑战引起灭门之祸,家父爱子情深,趁我不备把我打晕,差人护送我出了蜀中,如今家父生死未卜,但一路上依然有人追杀于我,护送我的人也都为了救我死了。我逃到此地并非贪生怕死,而是就这么死了我心有不甘!”  她低叹了一声:“世人贪梦何时醒呢?!”她又问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徐桢摇头。  “我就是陈夕雪!”  徐桢愕然,呆呆地望着面前的佳人。  “当年楚哲熙临终嘱托我送他回梅居,并把他和他妻子葬一起。我依言做了。等我再回江南时,我父亲便着急把我藏起来。他说江湖人都在寻我,说瑖剑落在了我手里。所以之后我只好又悄悄回到了梅居,也打算终身不嫁,就在此陪楚哲熙。后来没过几年我父亲便去了,我就更是再也没出过梅居。这么多年我以为关于瑖剑的事情应该结束了,但可惜依然有人贪梦不醒。当年楚哲熙的断剑确实就是瑖剑,他告诉过我,他的师父叮嘱过他不要出鞘。我想他也是在被人拔出鞘的那一刻才知道那其实就是一柄断剑吧。世人若不是贪图名利,又岂会对一柄传言的瑖剑穷追不舍。只可惜造剑的人本意不过是让传承瑖剑的人明白——神兵利刃只是外在的凭仗,真正打不败的是顽强的意志。所以即便你剑不出手,但只要你有必胜的信念和敢于顽强拼搏的意志你就是的赢家。楚哲熙死了,所以可以说他是败了,我当年不明白为何天下就那么死了。多年后我终于明白,他不是败给了那些所谓的英雄,也不是败在自己的武功,而是他已失去了求生的意志,他为妻报仇之后便只想长眠于此,陪伴她妻子左右。”陈夕雪幽幽叙道,望了望墓头栖落的乌鸦。天色越来越暗了,她徐徐转身准备往竹屋里走去。  徐桢也恍悟,叹道:“可惜世人太偏执,很多人依然在寻找瑖剑,也让如今江湖上的那个楚天恒有机可乘,大大方方地欺世盗名,可依然有人深信不疑——他就是当世瑖剑传人。”  陈夕雪一声低叹,乌鸦也啼了两声,似是附和。    二  寒霜铺满地,月落残枝斜。鸦声啼旧恨,相思落谁家。    一晃二十余年,陈夕雪对楚哲熙的那份情依然未泯,就如此刻梅林的月色,带着几分清冷凄然。她在此陪伴着他,在人世孤单,而他却在阴间与他的妻子双宿双栖。  陈夕雪早已不复当年的稚气和活泼。如今的她沉静如冰封的湖面,难得撩起一丝涟漪。她也早已明白当年楚哲熙的冷淡,人失去——心里重要的依凭,就会变得淡漠,生死更无足惧!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乌鸦的啼声带着些许苍凉,陈夕雪默然听着,仰头望着那一轮明月,徐桢望着她清丽的背影,心中对楚哲熙既羡又妒,如斯佳人,年年却只为了一个早已不在人世的人伤神!他禁不住一声长叹。  “你想在此呆多久?”陈夕雪对着月,问着身后的人。  徐桢带着些迷茫道:“我其实不知该何去何从。也许我一出了这里就会被人发现,死于非命。我并不怕死,可我还想见见我的父亲,为那些死去的门下弟子报仇!但我武功平平,恐怕连那个少年的十招都接不住。前辈,你说我该如何是好呢?”  “要面临的总是躲不了。”她淡淡道。  徐桢兀自点了点头,半晌后带着些期盼道:“前辈,您收我为徒吧!”  陈夕雪缓缓转过身,轻颦秀眉,疑惑道:“我收你为徒?”  徐桢连连点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罢就要下跪。  陈夕雪一手立马扶住他,锁眉道:“我隐居于此,不管世事,从未想过收徒。我暂时收留你,不过是怕你出去丢了性命。你终有一天还是要离开的,我不打算长期收留一个外人。”她的声音很冷淡,不包含任何情感。  徐桢有些着急道:“前辈,您既然好心收留晚辈,救晚辈一命,何不再帮帮晚辈,授晚辈武艺呢?晚辈对前辈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陈夕雪有些为难起来,思忖了半晌道:“我可以教你武功,但你不必拜我为师。”  徐桢喜出望外,坚持拜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陈夕雪摇摇头轻叹一声:“你要坚持,那我就勉强当你师傅吧。”  秋天到了尽头,冬天走来。徐桢每日对着湖面练剑,翻飞的落叶随着剑影翩然。徐桢悟性极高,陈夕雪教起来也不费力。  直到这年冬去,初春时候,梅花又开时节。徐桢才问起:“那个楚天恒剑法精湛,且那把假瑖剑也确实是件神兵,我如何打得过他呢?”  陈夕雪淡淡道:“所谓神兵利刃不过一件外物,以你现在的武功,只要你意志坚定,有必胜的信念,那你就是的赢家。”  徐桢似有所悟道:“徒儿知道了。”  寒风飒飒,掀起地上的几片枯叶,飘落在湖面。梅香阵阵,落红点点,落在她的肩头,发梢,徐桢本能地抬起右手欲要拂去她肩头的花瓣,他的眼里蓄满了深情,而她的眼里却全是淡然,她很是自然地一侧身,避过他抬起的手。  徐桢心中一颤,不断涌来的失落感让他的心有些微的痛,他牵起一丝尴尬的笑,说道:“师傅,等天再暖和一些,徒儿就离开梅居了。”  陈夕雪轻移莲步,徐穿梅林,声音冷淡如那丝丝缕缕的梅香:“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假如你的父亲真的早已死于那个少年之手,我希望你不要为仇恨蒙蔽了心。我教你武功,希望你打败他,更希望你感化他,让他明白习武之道,本非杀戮称雄。且武功和神兵不过外物,成与败主要取决于人的意志,善与恶就看人的心,善恶皆在一念之间。”  徐桢跟在她身后,应着:“徒儿谨记师傅教诲。”  不觉已行至湖边,陈夕雪望着对面的坟茔道:“咱们比比,看你轻功如何。”  徐桢了然,楚哲熙的墓就是目的地,从这边越过湖面不难,但就看速度了。他点头道:“好!”  他话音一落,两人齐齐点地而起,湖面一双人影,不分前后,且时不时溅起几朵水花,荡开几圈涟漪。两人犹如燕子一般轻盈,贴水而过,女子倩影翩然,男子轻俊争飞。如此看,两人竟是那般般配。  两人不分前后悠然而落,风拂过他的鬓发,他眼里倒映着她衣袂飘飘的身姿。徐桢对眼前的她有无法言说的爱,他只有更加尊重她。而她对楚哲熙的深情和痴执更是让他感动,他不曾想世间还有如此女子,愿把所有美好年华都献给一个不得再见的人。每当日暮的时候,她都会来此墓前默默站立一会儿,不管风霜雨雪,而徐桢只有跟着一起。每每看着她眉目间的愁丝,他的心便隐隐地痛,他不知如何才能让她展颜。    三  夜月花飞笛韵愁,琴音杳杳泪难收。人生何事堪惆怅,莫向横塘忆旧游。    美景良宵无人赏,只因心绪的寥落。陈夕雪对着一窗明月,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笛声悠悠,恍若依然萦绕于耳际。落花款款,恍若依然伴着他的袍脚翩飞。那个人冷清的神色,俊逸的面庞无一不是她深刻的记忆。  今夜,伊人独斟一壶素酒,对着三尺瑶琴,信手轻捻,缠绵的音符带着些许清愁飘荡。徐桢在另一侧屋里听着琴音默然,不住低叹。半晌,他终于忍不住起身走近她。  “师傅说世人爱名利,贪梦不醒,其实也是一种执着吧?!”徐桢在她身后淡淡地问道。  琴音戛然而止,陈夕雪微抬美目,望着窗外轻轻摇曳的树影回答道:“是吧,执着于名利。但执著心太重对任何事都不太好。”  徐桢微叹道:“那师傅又何尝不是执著心太重呢?!”  陈夕雪稍微愣了愣,心上似有什么物什突然坠落。她缓缓转过身,看了他一眼,垂眸道:“也许吧。”复又回过身,轻挑素弦。  徐桢连连叹息,想说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只低语一句:“师傅根本就是,只是他们执著于名利,而你执著于情罢了。”他也仰头望了一眼月色,依然是清冷的。  此梦何时醒,此情何时休?陈夕雪是真的不曾想过这段情的尽头。其实她和当年的楚哲熙又何尝不是一样?  二十年前,陈府里吹笛弄琴的那个月夜,她就将满腹的情意倾注于琴弦了。事隔这么多年,相思竟然不减。  旧时风物在,何处堪觅旧时人?琴音起起伏伏,心潮跌跌荡荡,终于“噌”的一声,弦断如帛裂。陈夕雪被指尖的疼痛刺醒,望着指尖的血珠低叹一声。  梅花落,伊人去,独留冷月照西窗。  徐桢辗转难眠,他已不知何时陷得如此之深了,他突然想尽快离开。    四  青山依旧人非旧,昔日风华竟已休?莫记当年湖边月,恩怨还缘故人由。    徐桢第二天果然告辞了,他有不舍,但也想去寻他父亲,更想断了那些情念。陈夕雪没有阻止他,并且觉得他剑法也已炉火纯青,是该让他走了。  栗色的马,青衫的人,戴着一顶斗笠,手提一柄长剑,一手拿着缰绳,一声低斥:“驾!”剑鞘拍在马屁股上,马儿撒蹄跑了起来,尘土飞扬。  去蜀中的路甚远,徐桢在劳顿半个月后才到达蜀中,之后依旧马不停蹄往自己的山庄赶。  到达山庄,徐桢远远看见山庄的建筑依旧恢宏,他下了马,抬头见大门上刻着“蜀中剑派”几个字的漆金牌匾已经不见了,换上的是“瑖剑山庄”的名号。徐桢走近几步,见守门的是他的两个师弟,很是高兴地就要上前问候。  两个年轻的弟子见徐桢靠近,横剑一挡,喝问道:“什么人?!”  徐桢忙把斗笠取下扔了,笑道:“小武,阿文,我是大师哥啊!”  其中稍微瘦一点的那个打量了徐桢一番,面色欣喜道:“大师哥,你真是大师哥呀!”  稍胖的那个低吼道:“阿文你是摔坏了脑袋吧?什么大师哥?!现在我们是‘瑖剑山庄’门下,掌门是楚天恒,大师哥也早就易主了!”  阿文被吼得有些怯怯的,尴尬地望着徐桢。  徐桢也有一瞬间的恍惚,本以为是小武不认识自己了,现在看来小武是叛变了,不由得冷笑道:“小武,我真是看错了你!枉我爹当初收你为徒!”  小武气焰颇高,笑道:“你爹再厉害还不是败给了楚掌门?况且蜀中剑派出了你这么个没用的窝囊废,只会些三脚猫功夫,你爹妄称一代宗师,连儿子都教不好,还想教我们?!”  “你!”徐桢气结,指着小武的鼻梁半晌说不出话来。  小武眼里尽是轻蔑,抬手拨开鼻梁前手指,嬉笑道:“怎么?不服气呀?”小武心想我可不怕你那三脚猫功夫!  徐桢低吼道:“我今天就要替我爹清理门户!”  “好呀!我倒要看看你多厉害!”小武还以为徐桢是往日那个厌武喜文的三脚猫,说罢便自信满满地拉开了架势。 共 1177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科资讯
昆明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癫病发作的症状表现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