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流年征文特别招聘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29:20 编辑:笔名

(一)  沿着商业街无聊的走着,包里的手机不停的震动,我根本没心情去理它,甚至连动动手指头的动力都失去了。如果今天找不到工作,我发誓不回去让老哥嘲笑我。以为我真是蜜糖灌里长得太娇气了,连个工作都找不到。为了证明我不是一个可怜的经济反哺对象,今天必须把自己推销出去。  简历:杨从雪,二十二岁,商业学院刚毕业。  怎么说呢,低调一点,我有一个不错的家庭;高调一点,我有个开公司的老爸。如果说我是个千金女,也不能否定。但千万别认为我有公主病,我相当地有独立意识。现在,我放着优越的工作条件不利用,出来就是证明我生存的能力。然而我低估了社会生存的要求,连日的碰壁让我清楚的认识到,生存是要靠经验的。  漫无目地的走着,只希望天黑之前可以找到一家录用我的公司。  不知不觉走到了街的尽头,茫然望着对面的高楼,有种此处不胜寒的悲凉感。杨从雪,没有这么衰吧!  转身时,我突然被一家店面门前树的牌子吸引了。那黑色的写字板上,用粉红色的彩笔写得招聘启示俊秀极了,更有趣的是上面写的内容:本店招聘,爱心人士一名,性别不限,年龄四十岁以内。要求:有爱心,有耐心,有平常心,有慈悲心。有意请店里面试。  我还有一个天生的性格,就是胆大,越是觉得新鲜的事情越想一探究竟。看看这所谓故弄玄虚的人物到底是什么样的。说做就做,我毫不犹豫的推开店门走进店里。满屋的卡通头像和玩具,我推断是家儿童玩具店,店面并不大,十多平房米的样子,排放的玩具又太多,看起来很拥挤。  我小心地绕着中心很大的芭比娃娃旋转,故意弄些不太礼貌的动静,为的是想告诉店主有顾客光顾。可是我绕着芭比娃娃转了一圈,也没转出老板。这倒让我很挫败,继续往里面再走一下。里面的一张玻璃壁橱里放了很多的人物模型,人物模型的主角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女孩,逼真的相貌看上去很清秀,很可爱。如果马虎一点一定会认为那是真的人。我不能不佩服那些艺术家们,他们能让一些无生命的东西鲜活起来。  就在我很认真地看模型的时候,从暗门里走出来一位相貌堂堂的中年男人。他穿着很合体的西服,淡漠的眼神里透出一股历尽沧桑的酸涩。我不明白,一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男人,居然有那么苍老的目光?我冲他微笑,以示友好。他也微微点头,目光落在壁橱里的模型了,极尽悲怆,却努力克制。  “请问,您这里需要人手吗?”我局促着问了一下,那眼神带出我的忧伤。  他把目光移到我脸上,皱着的眉头定定地冷漠着我。过了很久,他才缓缓地开口:“你有爱心吗?”  什么?这是招聘的目的吗?可是他的声音缓慢的像是冻结了时间的奔跑,苍老的误以为他练就了地音术,分解了声音的频率,衰弱的不像是从他口里发出来的。  “爱心?请问爱心该怎么体现?”这么笼络的概念,叫我很难回答。  “爱心不需要体现,只需要用心。”他微微点着头,古怪的表情让我想起了电影里《老夫子》里的老夫子。  不过我得承认,他这句话说得很好。我赞同的点头。  “你多大了?”他边问我边轻轻移动着步子,缓慢的步子跟他的声音一样显得极其衰老。我诧异地盯着他的脚,也许它受过伤。  “二十二岁。”  他停下来,转过头调皮的冲我笑一笑:“大学刚毕业吧?”  我点头。  他发现我注视着他的脚,脸色有些不自然,转过头去抚摸中间的那个芭比娃娃。  “你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很奇怪的问题。  “城里人。”  “你养宠物吗?”更怪的问题。  “我不养。爸妈不让我养。”  “你喜欢动物吗?”怪的问题。  “喜欢。”  “好吧好吧!我的问题问完了。你有什么要问的吗?”他很风趣的说着,嘴角抖动地有些像嚼萝卜的兔子。  “我只是好奇这家店,是儿童玩具店吗?”看屋里的摆设,谁都会这么认为。只是他问的问题完全跟店里的摆设不相同。  “不是儿童玩具店。”  “那么要做什么工作?”  他没有看我,只是轻声地说:“做爱心传递的工作。”  “爱心传递?您是做慈善事业的吗?”我肃然起敬。他玩皮地笑一笑:“我不喜欢沽名钓誉,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歪着脑袋,装满忧郁的眼神回望着我:“不像吗?”  我被他的诙谐逗乐了,却没敢表示的太放肆。  “你愿意吗?”  这话很突兀,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弄清楚这里到底有什么工作需要做。  “您的店好像不需要人吧?“狭小的空间,一个人都显得拥挤,再加个人……  “如果你愿意,明天可以过来试工。“他没有再容我说什么,迈着缓慢的步子轻轻的走回他的暗门,在门口停下来转过头,冲我笑一笑:”我感觉你是个很好相处的女孩!希望明天能见到你!“他走进了暗门,店里剩下我自己。如果我动动坏心思,可能他店里的东西丢得就不是一两件。他这么放心的敞着店外的门,一定有他的用意。  从店里走出来,再回头时发现店里漆黑一片,他一定关掉了里面的灯。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我明天要不要来?有些犹豫,又充满着好奇。说实话,钱对我不重要,生活的积累才是重要的。但是这么一个连什么工作都没有介绍清楚的店,我能来吗?  (二)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居然鬼使神差地真的来到了这家店门口,仿佛冥冥之中那股忧伤的眼神在招呼着我必须来。我来了,勇敢地推开了那扇门,走进了这间儿童玩具店,跟昨天一样,我又停在了摆放模型的玻璃橱窗前,微妙的感觉到,似乎是她在牵引着我。清秀的脸,明媚的笑,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恍惚感。  暗门开了,他站在暗门口,同昨天一样的一身笔直的西服。看到我一点也不惊讶,好像笃定了我一定会来。  “您好!”我礼貌的先开口。  “你的实习是一个礼拜,过后觉得没意思可以告诉我。”说着他偏偏头示意我随他走,没等我决定,他已经跨进去,我只好跟上。  走入暗门,我惊呆了。这条长长的通道,布满了五颜六色的魔幻彩球。通道的上方安装了一种漏篼似灯,灯光射下来就像是林荫路透下的阳光。意境唯美的与他格格不入!  他静静走在光芒下,伟岸的身形看起来特别的气魄。而我瞟着这怪怪的布置,有点怀疑这个人的智力是否正常。  “别担心!走过来!这是一条光明之路!”他感觉到了我的迟疑,幽幽吐了一句,直直朝前走。我尾随他,走在这条他说的光明之路。他走得很慢,很慢,我也只能跟着很慢很慢。  光明之路走得很辛苦,急躁的有种虚脱的疲惫不堪。明明可以几步跨过的路,他却用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时间。真不明白,是他故意消耗自己的时光还是有意浪费我的青春?通道终于走完了,接着就看到一个绿色盎然的森林般的院子。林荫的小路,幽深的灌木丛,还有美丽的瀑布与假山。  这?我的疑问刚打个弯,‘汪汪汪的’跳出来几只可爱的小狗狗,接着有一条雄壮的母狗奔向我,吓得我躲在他身后紧紧寻求保护。他侧头斜视着我:“你害怕吗?它们并没有想伤害你。”  “可是,它冲我跑了过来……”  “那是你自己的想法,在它没有伤害你的时候,你的任何想法都是错的。来,给它们打招呼,这就是你以后的工作。”  “什么?我……”他居然是给狗找保姆。“先生,我想你是……”我有理由可以退出的。堂堂杨家的小姐怎么可以给狗做保姆?  “你有勇气在我没说明白的情况下走进来,却没有勇气接受事实上的工作。好吧好吧!你走吧!”他移动着步子,狗狗们围着他欢快地叫着。在假山的那头,我看见了几只不同颜色的猫,它们冲着我喵了几声,每一声都似一把猫爪抓破着我的心脏。  “先生,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我不想带着这疑问离开。他点点头,抚摸着那些小狗狗。  “你为什么要同时养那么多猫和狗?”一个正常的人是不会这么做的。  “它们是流浪到我这里的。”  “你收养它们?”  “是的,听起来不可思议吧?”他哈哈笑了两声,站起身,回过头,忧郁的眼神里是更加的忧郁。  “所以我要招聘的是爱心人。”  “我不明白。”我直率我的想法,他不觉得他的行为很幼稚吗?  “很多人做的事情都会让人难以理解。”他幽幽的话语里是我一时无法渗透的玄机。不过,我决不能把青春浪费在一群流浪狗身上。我决绝地转身走回那条光明之路。我慢慢地走着,仿佛看到一个可爱的女孩在冲我微笑,笑容如同这光芒般明艳。我开始明白,这为什么要叫光明之路,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毅力和恒心来完成后面的工作,去和一群流浪狗生活在一起。爱心也不是只体现在对狗的同情上和照顾狗的义务上。但是,我的心突然间很痛,莫名其妙的痛,为了那个明媚的笑还是那双忧郁的眼神,可我觉得那眼神会把我带入地狱。  没有理由解释我又回来的原因,我自己都不清楚我为什么又走回来。他在喂狗吃东西,是血淋淋的鸡杂水。狗们吃得津津有味,忘记了冲陌生的我‘汪汪汪’叫。  “先生。”我弱弱地打招呼。  “你回来了?”那感觉像是对一个出走的孩子说了一句很温馨的话。  “我想可以试试。”至少这是一场不平凡的经历,连我自己都不敢置信的经历。  “好吧好吧!你可以的!只要心中有爱,你可以的!”他罗嗦地走向我,冲我赞许地挑了挑眉。“去吧!去和它们认识,去喂它们吃的,然后你可以带着它们出去玩。很简单的,真的很简单。你看吧!爱心很简单。”他边说边缓慢地走向另一个暗门口,门打开,他走进去。  我吐出一口气,搞不懂自己在做什么。我轻轻走近狗狗们,那条雄壮的母狗开始冲我狂叫,狗狗们也跟着妈妈摇头摆尾的叫起来。我笑着往前走了一步,发现它露出锋利的牙齿在向我发出警告。我停下来,想了想,转身跑出去。  一会儿,我提着一大袋子狗粮返回来,讨好地放在它们面前。狗狗们开始很抵触,慢慢的被狗粮的香气诱惑,乖乖地围拢了上来,开心地吃起来。  我蓦然回头,他站在暗门口,脸上露出微笑。  (三)  与狗狗相处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只要投其所好,很快就能成为亲密的朋友。我知道了这条母狗的名字,它叫虎妞。现在,它成了我的保护神!  近这里又增添了两条伤残狗和一只情绪暴躁的野猫。为了很好的给狗狗治疗,我学会了静脉注射,包扎伤口。在我精心地照顾下,两只伤残狗很快就康复了。  那天,我买了很多的狗粮,跑回去的时候,发现在后门的门口有辆车,车上的笼子里装着我照顾好的两只狗狗。我奔跑着想要阻止,车已经开走了。我跑回院子,跑到正在喂狗狗食物的他面前,质问:“你为什么要卖掉它们?”  他没有抬头看我,没事似的沉默。  “我明白了,这就是你的爱心传递?是吗?”好一个不沽名钓誉!  “你可以照顾所有的流浪狗吗?”他抬起头来,眼神除了忧郁,更多的是悲凉。“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爱心不代表能力呀。救它们,就要给它们找一个温暖的家。”他轻轻抚摸着一只小狗狗的脑袋:“我更爱它们!”说完,他转身,那抹身影孤独得让人惶恐。走到暗门口,他回头:“我曾经以为我可以爱所有的可怜生物,但是,我发现一个人有爱心是没有太大的作用的,要去感染别人的爱心,启动别人的爱心,才是重要的。爱心永恒,要的是传递,一代一代。你明白了吗?”暗门关上,我陷入沉思。  晚上给猫上药时被抓伤了,可怜我白净的手上居然留下这么难看的伤疤。他帮我擦药,很疼惜我。  “疼吗”  我摇摇头。  “爱心很简单,做起来也很难。你是好样的!”  我笑了,他这样夸我,一点也感觉不到骄傲。  “我一直想问您,是什么支撑您坚持下去的?”  他用手指指左胸,玩皮地笑一笑。  “您不是说,爱心不等于能力吗?”  “我把爱心扩散出去,让更多的爱走进来。因为爱可以!”  “那你为什么要招人呢?”  “我老了,总要人来接过这份责任吧!”  “可您……”  他拍拍我的手,拉着我来到前面的儿童店,来到玻璃橱窗前。他打开橱窗,拿出一个模型,亲切的摩挲着,动作轻盈地似乎怕吵醒了她。眼睛里的忧郁变成了无限的伤痛,我自作聪明的认为那是他的恋人。  “她是我女儿。”什么?我怀疑的盯着人物模型。  “你很吃惊吧!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在四十四年前的一天,我的女儿,她刚过完十八岁生日,领着我们家可爱的虎妞去散步。却不幸出了意外,我女儿心脏病复发,倒在了一条小巷里,是虎妞跑回家来通知我们。可是,她还是离开了我们。”他悲痛的放下模型,颤抖着手在橱窗里来回挑选。  “她走了,却有一个未完的心愿,她恳请上帝把她的年龄增加给我,让我能够继续她的心愿。她很有爱心,很爱动物。我才建了这么一个收养流浪动物的场所。”  “我有了女儿给的年轻生命,外貌是青春了,可心和机体已经老化了。任何人都不可能违背自然的规律!我女儿错了,她以为只要我青春永驻,爱就不会走远。其实,不老只是传说,爱心会一代一代传承。不是吗?”他脸上的皱纹像极了冬天的椿树皮。而我心里的感动却似大江流水,一个人孤零零的坚持着自己的理想,自己想做的事真是了不起的!而他的伟大在于他选择把爱传下去,把希望给未来的人。这是一个神话吗?  “其实我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了。”  啊!这才是能震惊我的关键。  “你觉得离谱吧?我自己都觉得离谱。”他自言自语的说着,移动着步子,摆弄屋里的东西。“这些都是她没见玩过的玩具。但是,这没有意义。孩子,失去的永远会失去,留下的除了痛苦,只剩下模糊。”他回望我,眼睛上的眉毛开始变白。”孩子,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你是个有爱心的人,我想把这里交给你,你帮我传递下去好吗?”  “您……”  “我昨天许了愿,把剩下的生命给虎妞,它跟了我十多年了,也快像其他的虎妞一样离开了,你知道狗只有十四年的生命。对于它来说,活得过久不会有心理负担。人太有思想,太长久的生命只会憔悴。”  “不会呀!很多人都想长生不老的。”  “长生不老?呵呵……”他苍老的眉头抖动的有些缓慢。“唉,这世上没有长生不老的传说,有的是爱的永恒!我爱我的妻子女儿,我的孩子爱他们的后代,这才是真的!你还不明白吗?”  我大概明白了,还是不够彻底。他想要的是精神上的永恒,不是生命的长久。一个人长久的活着,看着身边的亲人一个一个离开,是折磨的一件事情。我们遵守着自然的规律,自然的从小到老,自然的生自然的死,这才是一种了不起的长久。他会走,但是他的爱心不会走,会跟着我,跟着未来的某个人一直活下去,活得很久很久…… 共 544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人工受精的鉴别争执
昆明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儿童脑外伤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上一篇:醉爱2

下一篇:父亲113